喵呜

月歌√家教√im@s765pro√
挖坑缘更,努力画画
懒懒懒懒得爆炸

记一下

关于水的颜色规律。水的颜色等于天空颜色➕环境色。光线越强纯度越高,光线越弱反之。除特殊情况通常饱和度高.重于天空颜色,如图我们看到的天空事实在远处,水折射的其实是近处天空的颜色

记一下

关于水的颜色规律。水的颜色等于天空颜色➕环境色。光线越强纯度越高,光线越弱反之。除特殊情况通常饱和度高.重于天空颜色,如图我们看到的天空事实在远处,水折射的其实是近处天空的颜色

拖了超级久的生贺图。

填个脑洞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一块土地。
这块土地的领主早逝,留下了他人见人爱的孩子。
孩子早懂事,每天早起去领地巡视偶尔帮忙一下子民,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不放心他的少爷每天独自一人的外出,就从新招的仆人中挑了一位作为少爷的贴身随从。

“少爷,你累了吗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没关系的阳,这很有意思。”
阳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位应该被娇宠得蛮横而实际温柔可爱的小少爷亲自为管家的生日下厨。
“啊小心!”
“没事的我可……”
阳马上冲上去抱紧身娇肉贵的小少爷怕他摔着。
“我都说了,拿不到的东西叫我就行了 ,从板凳上掉下来可是很危险的啊!”
“对不起…但是”阳被少爷的眼睛一盯就红着脸愣住了,夜身子往前一伸吹了几口气到阳淤青的额角,“呼-呼-阳阳不疼!”
“我已经不是阳阳了啊!我可是个15岁的少年诶!比少爷大了六啊管家先生都不这样叫我了,呀不对,总之不要这样叫我!”
“诶……可是我是少爷哦?也不能叫吗?”
“可……”
叶月阳,败。

星期三下午的时候都是夜少爷去花田看花的时候。
每到这个时候夜少爷都会觉得阳这个人十分的……让人火大。
夜少爷喝了口新鲜的红茶,翻开了书。
“看啊少爷,新开的石竹花,它的意思是纯洁的爱、才能、大胆、女性美 ,我记得这是菲利斯小妹妹最喜欢的花。哦还有这个……”
少爷再喝了一口茶,翻开了书的下一页。
“少爷知道,送给女性最适合的花是什么吗?”
翻书的手顿了顿。
“白雏菊!因为……”
“阳。”
“啊?”
“让人火大。”
“诶!?”

叶月阳觉得一天之中侍奉少爷最有意思的地方大概就是侍奉少爷穿衣。
处于半睡半醒的少爷,比平常的乖巧多了点慵懒的娇气,就比如说现在。
“呜…好刺眼再睡一下就一…”
眯着眼努力的挪动着钻回被窝,但是睡得无比懒散的少爷连抓着被子的手都是无力的。
叹了口气,阳用巧劲把少爷抱起靠床头坐起,一边轻声唤醒着少爷,一边熟练的把少爷睡衣解开换上今日他亲自选的衣服。
蹲下为少爷系好鞋带后,抬起头就能看到比日出第一抹日光还要柔和的微笑。
“日安,阳。”


|・ω・`)哦就这样吧写什么鬼东西 短小 缘更

占个tag 记一下想挖的坑(脑洞
不过因为我自身发生变异吃起了夜阳(重读)雷慎
嘛因为不会在lof开车所以夜阳阳夜都一样啦是吧(被人打
①不良学长阳x芝麻学弟夜
②主仆阳夜
③美人鱼阳夜……写了一点嗯
④我想试着填坑,就是特殊关系那一篇……
⑤机库爸爸的新图我也妄想了一下,有空就写一下道士夜x僵尸阳

:D估计遥遥无期……

七夕快乐.关于他们的日常


一个普通的早晨,滋滋作响的锅里即将诞生一顿美味的早餐。
“早安,阳。”
“恩,早哦。好香,已经在做早餐了吗?”看着发小在料理着东西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后就着懒散起床气,叶月.三岁.任性.阳就像树袋熊一样把夜抱住了,脑袋靠着人的颈部撒娇似得磨蹭着。
“是哦,我本来以为你没那么早起床。”夜躲了几下后放弃了挣扎任由阳靠在自己肩膀上,“要吃玉子烧吗?”
“哦哦夜的玉子烧,我想吃!夜不知道吗今天可是七夕哦?我打算早点出门去和可爱的女孩来个新的邂逅……啊疼!”
将打好的蛋液倒入锅里后,夜用手肘撞了一下身后的人,不愉悦的情绪在声音里表露无遗,“新的邂逅是吗,被黑月先生知道了可是会很麻烦的。”
“啰嗦,我当然知道……”阳不满的挠了夜痒痒,“那你晚点和我一起出门,反正都没有工作。怎么样游乐园哦,而且我从驱那里拿到了节日半价票哦~”
“游乐园啊……”夜盯着眼前的锅,“好久没去了呢。”
“对吧!那就这么定了!吃完早饭我们就出门去玩一天吧!”
“啊…就这么被决定了,真的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哇…好多人,不过都是一对对的情侣啊,阳。”夜不自在的扯了一下帽子,“只戴帽子就好了嘛…黑月先生叫我们出门戴口罩来着。”
“安心吧!我会把你安全带回去的。”伸手揉了揉发小柔软的黑发,一把搂着人肩膀往前走,“走吧!游乐园就一定要去玩过山车!!”
“诶!?等……!!阳我不……”

“我居然上来了…阳你知道我不擅长这种刺激的娱乐设施!”已经坐在了过山车座位上得长月.快泪崩.夜觉得人生第一次和叶月阳出门是一件错事。
“没事的没事的,绑好安全带握住扶手,要不然你握着我的手?哦车子要开始动了……”
“啊啊啊啊啊啊——”

快到俯冲的时候阳悄悄地准备握着夜的手,让他别那么害怕……
“啪!”这是叶月阳被长月夜一把握住手腕的声音。
“嗷!”这是被抓得吃疼的叶月阳的叫声。
车子到达最高点,几乎整个人都要被风刮上天,失重的感觉让人极度欠缺安全感,这些全部全部的感觉都变成了……
“呜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呢。

事后
“你还真的是没和我客气诶…”阳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被掐红了。”
“……”
“夜,夜——夜——我错了理我一下啊——”
“我要去玩飞天轮椅。”
“哟西那就走吧!”自然地牵起发小的手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带着跑了起来。
“慢点啊!!!阳这个笨蛋!!”

“怎么样,很好玩吧哈哈哈!”
“我觉得我快晕过去了……真的是为什么要去鬼屋啊!”喝了口水,冷静了下来的夜忍不住抱怨。
“不是很好玩吗哈哈,好了我说实话,刚才去买吃的东西的时候差点被人认了出来所以我就拉着你去了鬼屋。”
“是吗……我以为阳被女生认出来肯定会和人愉快的聊起来。”夜开玩笑的说道。
“才不会,难得你和我出来玩,我是不会把夜扔到一边的。”
绝对。

黄昏的余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就像他们小时候一起回家那样,小指紧勾着影子也缠着分不开,只是和以前不一样的是黑发的少年悄然红着脸颊。
“开心吗?”
“恩。”
“七夕快乐,夜。”
“阳你也是。”

procellarum的专属聊天群里

阳:哈!今天我们可是出去玩了哦[照片][照片]
夜:!!!为什么会有过山车的照片!!!
郁:居然去游乐园玩了!太狡猾了!我和rui下午也很闲的啊
隼:这就是!过山车吗!!!
泪:yoru,看起来很开心
海:you玩得很开心嘛下一次我们也抽假期一起去吧!
全体:行啊/哦——!x2/嗯/ok/过山车~过山车~

∠( ᐛ 」∠)_他两一起过七夕 嘻嘻嘻嘻
希望每个人七夕身边都有你们喜欢/爱的人或者爱/喜欢你陪你们过。
还有
阳夜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

食既

★阳夜bebebe,夜→阳,私设非偶像的夜成为摄影师,夜视角。ooc有。

这是我来到荷兰的第二年,隔壁的夫妇生了一对双胞胎,很可爱。弟弟很黏哥哥,这让我想起了你,我不懂事以前也是很黏你呢。
我记得小时候的我最喜欢和你老家的寺庙走廊里休息。
因为你会和我并肩坐在走廊的阶梯上,听着夏日的蝉鸣,吹起因为阳光照射显得梦幻的泡泡,稚气的我还会因为泡泡的消失难过的掉眼泪。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你的存在。
本不喜和别人如此亲密的接触的我却不拒绝你的搂抱,爷爷也嘀咕喜静的我怎么和你走得这么近,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吭声。
时间过得很快,大概是因为有你,松太说过因为快乐所以时间过得快。
就这样互相陪伴着,我们上了高中。
因为是竹马的原因,我们被同班的同学们看成一体。也是呢,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复习,那个时候真的很好呢…和你互相调侃,一起欢笑的日子。
如果可以回到当初该多好?
这里的天空很清澈很蓝,人们很友善,虽然食物不太习惯但是这里真的很适合独居呢,很安静,日子就像天上的云朵,慢悠悠的过着。
现在的你在做些什么呢?
记得那一次休学旅行,现在想想应该是导致我们慢慢从二人行变成了各自独立,走上不同道路。
你曾经认真的问过我要不要一起成为偶像,可是我退缩了。我有想过和你一起去成为偶像一起在舞台上一起去尝试新事物一起去……但,抱歉。
在你离开奈良后我曾经陷入过迷惘,不习惯一个人回家不习惯没人陪我一起复习,更不习惯同学们问我“为什么阳君不见了”,直到我听到你的solo曲子,很有属于你的个性呢,所以我下定了去找自己的自由。
毕竟你在朝着top偶像努力不是吗,你想做的一直都是很努力的。
我现在在世界周游着,用镜头记录着美好的每一刻,虽然很可惜那都不是你和我呢。但是没有后悔,毕竟是自己的选择,每当看到镜头下每一个人的微笑就有种满足的感觉了呢。
现在偶尔会从松太那里得知关于现在的你的情况,光是听我就已经可以想象得出舞台上的你是有多么耀眼,已经不是我可以触碰到的距离了,啊……怎么办突然又有点想念你的微笑了。
以前我哭的时候你总是慌乱后安静的陪在我身边,不会问我为什么哭,但是会绽放出我最喜欢的笑容揉着我的头发温柔的说“安心安心我在的哦”,可是现在你已经不在我旁边了呢。
我也只能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关注你。
我偶尔会哼起我们幼时的儿歌,那段日子是我最美好的回忆,现在的你和新的朋友是否相处友好?是否笑容依旧?
原本最了解你的人可是我呢,但是不一样的道路遇见不一样的风景很遗憾你无法和我一起看见。
荷兰的天空很辽阔,郁金香很漂亮。我差不多也该从这个美丽的地方离开启程去下一个地方了呢,现在的我又习惯性的想起了你,不过没关系的,我很好,已经不会独自在夜里哭泣了。
那么,再见了。


越来越喜欢夜君了呢。
食既:
月球的影子和太阳圆面的东侧内切,太阳开始被完全遮挡

终身委托 part3

流氓!!!快铐死那只冬菇!!

终身委托:

云雀直觉这个人很强,这让他有一种兴奋感。然而这里面掺杂了些其他东西,他觉得奇怪,却没心思去细想。 

眼前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是唯一一个追上来的雇佣兵,这昭示了他所拥有的实力和毅力。 

云雀进了动力仓,然后关上了舱顶的门。关闭的舱顶把唯一的如光口封锁了,整个动力仓里现在除了机械上闪耀的,红色绿色的微弱光芒之外,再也没有一丝亮度。 

云雀收敛了呼吸,放轻了脚步,缓慢的走下扶梯。在嘈杂的机械声中,他仔细的分辨着人影的位置。

“啪”一声轻微的机械敲击声响起,云雀几乎是瞬间辨别了对方的位置,他毫不犹豫的对准位置开枪。 

然而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以极快的速度向旁边滚去,连带起一连串的声响。 云雀明明可以连续开枪,他却停了手。他咬牙,刚才把弹夹换成了弗里兹,以至于子弹的威力直线上升,如果破坏了动力仓,那就完蛋了。 

他不悦的抿了抿唇,然后放弃用枪,拿出了钢拐。冷硬的金属在黑暗里反射出寒光,云雀不在隐藏自己的位置,而是直奔对方而去。 

让云雀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对方居然用的也不是枪,而是一种和自己手上的东西一样少见的冷兵器。 

手齤铐。 

云雀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加速流动起来,他相信对方也是。钢拐和手齤铐撞击在一起,在黑暗中擦出刺眼的火花,人影掌控手齤铐的技术炉火纯青,速度极快。 

就在云雀和人影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云雀的耳机里却传来了斯佩多的声音。 

“云雀,骸要下去一趟。你陪他去,动力仓里的那个交给我。”


////////

“两天之内必须回来。”斯佩多嘱咐了最后一句话,云雀和六道骸就乘着充气小艇向海岸线驶去。 

视线转回云雀在动力仓里时,斯佩多正在驾驶室通过耳机监听动力仓的情况,六道骸却走过来,斯佩多的椅子转了半圈,面对六道骸。 

“怎么了。居然到驾驶室来了。按道理来说,委托人除了甲板和船舱,其他地方可都是无权涉足的。”

六道骸扬了扬手上的光盘,“我想知道他们追我的原因了。” 

斯佩多一手撑着下巴,并不说话,只是微笑着打量六道骸手上的光盘。 

六道骸又继续说下去,“两周之前在意大利的一笔生意,对方没有足够的现金给我,所以用光盘里的情报作为交易,代替不足的现金。”

“哦,那你花了多少钱买它?”斯佩多好看的勾起唇角。 

六道骸轻笑起来,垂下眼帘,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不过二十万而已。”

“二十万。”斯佩多依然用吊儿郎当的语气重复了这样一个词,“所以你现在准备干什么?”

六道骸指指一旁的电脑,“我一会儿上岸,给它换个主人。”他把光盘小心的放进读取处,“不过我现在要给它做个备份。”


***************


视线回到现在,六道骸去找光盘的新主人去了,云雀则跟着他一起去,作为临时雇用的保镖。虽然斯佩多觉得,六道骸要是死,也肯定是因为调戏不成,或者图谋不轨而死在云雀手上的。 

斯佩多关掉了鱼雷艇的发动机,整条船就这样随波漂流。四周安静的只有海浪拍打和海鸥鸣叫的声音。 

斯佩多的手伸到了一旁的架子上,然后握住了一根细长的金属制手柄。他没有锁住驾驶室的门,门外的人转动把手就能打开。

在极其安静的环境下,他听到了那个人的脚步声,沉稳而缓慢,正在渐渐走近,最后停在了驾驶舱门口。

斯佩多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抽出了架子上的武器,一柄金属的深灰色手杖,末端尖锐锋利。 

他知道那个人就在门外,随着门把手被转动,紧接着门被打开,斯佩多毫不留情的刺出手杖。 

在这种先下手为强,无疑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斯佩多没能看清楚那个人开门时受到攻击的表情,只听到一声冷哼。 

清冷而迷人的声线让斯佩多忍不住有些走神,但是对方显然没有给他走神的机会,手铐就像是一条柔软的鞭子一样,朝着斯佩多的脚缠了过来。 

斯佩多着实没有想到手铐可以收缩长短,虽然吃惊,却不会影响他的反应和回击。他依然勾着嘴唇,笑的很享受,看似轻松的用手杖划开了紧逼的手铐,然后直取来者的脖颈。 

人影一偏头,险险避开了手杖,却依然被手杖划破了皮肤。虽然看不清晰人影的脸,斯佩多依然判断,对方必然皱了皱眉。无关其他,只因为斯佩多的直觉。 

就在斯佩多划伤人影后不久,手铐就到他脸上,也来了一下。手铐边缘锋利,甚至开有血槽。血一下子顺着血槽流出去,斯佩多立刻觉得脸颊上的伤口有些发麻。 

他一愣,随即带笑的声线里染上了危险的情绪,“哦呀哦呀,见血了。”


“哼。”对方冷哼一声,手齤铐毫不留情的砸过来,斯佩多眯眼,海蓝色的眸子里映着出从驾驶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的光。 

人影保持着一定的攻击频率,并且有着愈加变大的趋势。 

斯佩多的眉微微挑起,礼尚往来,人影用手齤铐给他制造了多少伤口,那么人影的身上必然就有多少地方正在流血。 

他没有忽略云雀去小艇上的时候后背上那道不算浅的伤疤。云雀虽然很不想离开,但是还是按照命令离开了。 

不过想从动力仓里退出去,还是要他在驾驶室里帮忙的。通过监视在恰当时间让云雀退出来,然后即刻关上舱门。 

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斯佩多和云雀的配合已经很默契了,人影依然在关上舱门的那一刻给了云雀一下。 

斯佩多在看到那个画面的时候意识到,让云雀出来的指令是正确的。两个人都很强,但是,人影显然比云雀更胜一筹。 

也就是说,如果云雀和那个人打到底的话,云雀岂不是麻烦了。 

不过现在不会麻烦。 

斯佩多可以说是在享受这个过程,他和人影似乎打的很搭调,他的心情堪称愉悦,如果不是情况所迫,他说不定会哼起小调的。 说归说,人影下手招招直冲要害,斯佩多险险避让却玩心大起。 

他一边想着应该怎么玩,一边防守,结果人影当然是看出他有些分神,冷笑一声朝着他大腿猛划下去。 大腿上的伤口顿时鲜血淋漓。 

斯佩多倒吸一口冷气,眯了眯眼,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朝着人影下面探过去。 

不可思议的是他成功了! 

人影显然没想到他会用这种堪称性骚扰的手段,略微一怔被斯佩多偷袭成功。 

最要命的是,人影不察之下被袭击这种地方,竟然从嗓子里透出一丝呻吟。 

驾驶仓本就不大,关上了发动之后就更为安静。除了双方的武器间金属摩擦的声音外,在也没有其他声响了。

此刻两个人的武器都没有撞击,所以这声呻吟便显得格外清晰。 

声线很清冷,有些微的低沉,斯佩多还隐隐的听出了些许魅惑的陈分。

OH MY GOD!


 

如果月喵不在池袋【存活证明】

简单的说就是满足自己臆想和犒劳爸爸的脑洞,依旧短小【。

起床觅食什么的
作息全靠太阳的野良猫 当太阳升起来了,那就该起床了。
黑色的猫尾悄悄的撩起白色的猫尾缠了上去。
呜喵!尾巴!!夜!!!
被缠上了的白色猫尾一下子毛都要炸起了来。
该起床了哦 ?
夜松开尾巴靠近有着起床气的阳,亲昵地舔舐他柔软的皮毛示好。
早上好哦喵~

关于午餐
今天也是去那里吗喵?
是哟,老奶奶说今天会给我们生鱼片呢,真是个好人! 呜啊!生鱼片!!太好了呢!得好好报答喵!
据周围的蟋蟀的反馈,那天中午老奶奶家里的老鼠都逃命去了。

懒洋洋~
吃饱之后的他们总是会在老奶奶家院子里呆一会,阳在草地上舒展四肢仰面袒腹晒着太阳, 瞳孔缩成一条直线,眼睛半开着,而夜则在阳旁边靠着对方脖颈一蹭一蹭的,小尾巴微翘的一晃一晃。

相遇
被各种原因而遗弃的夜正缩在小箱子里沮丧的时候听见头上传来温柔的叫声。

🌙——————
好像...被抛弃了呢。
箱子里的幼猫把身子蜷缩成一团,希望能有些安全感。 嗯?好像有声音……在……
垂下的猫耳动了动。
hey!那里的的猫咪,要和我一起生活吗?
箱子里的猫咪抬起头,迎着光看过去,在墙头上站了两只猫,其中紫色瞳孔的白猫用期待的眼光看着他。 我……
☀——————
总是被海叮嘱好好吃饭和入睡,我只是散漫惯了毕竟我可是自由的野猫啊。
不如我找只猫让他和你一起生活互相照顾好了。
哈……来只猫和我一起生活吗?听起来好像很不自由?
可是当自由散漫的猫咪看见了箱子里那一小团蜷缩着的猫咪和之前观察半天眼里都有着温柔期待的光一点点黯淡,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啧,正中了海的下怀啊,但是……
为了那一双眼里的期待,值了!

后来,他们就一起相依为命了,一个被遗弃一个自由散漫,两只小小的猫咪开始了生活。

关系
说起来这对于夜来说还是一段有点害羞的回忆。
小小的尾巴被阳绕着,还被阳用身体蹭蹭。虽、虽然被认同是件开心的事情但是一出生就被抛弃的夜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和别人这么亲密的接触。
在夜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气味,令阳得舒服极了, 这家伙从今以后就跟着我混了噢!  
依照本能,夜有些害羞的回舔了阳的脸侧,表示信任和好感。

请、请多指教哦,阳君
哦——!那么我们先去觅食吧!目标公园!
诶诶诶!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