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呜

月歌√家教√im@s765pro√ 想被人约稿
画画使我快乐,学习使我快乐

#阳夜#发情期(1)

猪软骨:

🌸兔子人设定(这是什么鬼(其实本人也并不清楚

🌸阳夜文好少来为组织做贡献

🌸文笔修炼中

🌸OOC有这———————————么多

🌸肉渣


🌸恶俗梗




以上接受,祝食用愉快。


———————————————

距离阳收到夜发来的信息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阳紧赶慢赶终于是回到了公寓,来不及换衣服一把拉开卧室的门,轻易地就看到了被子外露出的兔子耳朵。逐渐走近,又听到了低低的呜咽。

夜的信息很简短,只有三个字:

「发情期」

人类在进化的进程中出现了偏差,亦或是所谓的尖端技术扭曲了正常的发展轨迹,人类开始出现类动物分化。比如他们,阳和夜,出现了诸多分支中比较讨喜也被许多人向往的,兔子分化。平日与常人无异,但是情绪出现大的波动或者生理成长变化时,就会出现兔耳和兔尾。


现在夜正在经历人生中的第一次发情期,作为发小的阳对此了解得清楚。他对夜知根知底,两个人的关系亲密得理所当然。这也让阳心里多了一份满足感。


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眼下要紧的是被子里躺着的一抖一抖的人。阳把被子掀开,直直对上了夜的眼,夜眼睛半睁着溢满了水汽,望着前方眼神有些失焦。他的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下唇有些肿得充血,似乎是自己刚刚咬得狠了。夜愣愣地望着阳,眼睛一下一下地眨,嘴唇微启调整着呼吸,阳发誓他看见了红润的小舌头。头上的长耳朵刚刚还抖着,现在蔫嗒嗒地垂下来,无精打采的。


阳凑近了,感受到夜烧起来的呼吸,他抵上夜的额头,轻轻地问:“夜,我是谁?”


对方似乎有些不能思考,又因为有人靠得太近,哼哼了两声,喃喃地吐字:“……白田?”


阳当即有些脱力,稍稍抬起身子,双手捧着夜的脸又问了一遍:“现在看看,我是谁?”


“……阳…”确认了面前人的身份,夜有些急切地抱上来,“阳……难受……”


夜已经坐起来了,整个人伏在阳的怀里,脸在他的颈窝蹭来蹭去。阳轻拍人的后背表示安抚。这个姿势让红发青年看到了夜尾骨处的兔子尾巴。夜现在穿着分体的睡衣,但是因为尾巴冒出来,夜将睡裤连同里面的内裤一起向下拽了一截,让尾巴不至于箍在里面太难受,所以现在,从阳这个极佳的视角看过去,可以看到毛茸茸的不安地颤动的尾巴,以及露出来了一半的白屁股,臀肉被内裤的松紧勒住,显得饱满而圆润,还可以看到隐约的股沟。


阳觉得自己不大好,尤其是始作俑者还在那里不停地点火撩拨。他在夜耳边说话,吐出的字都带着热意:“夜,难受的话…让我帮你吧。”


说到底兔子耳朵并不能用来听人说话,真正具有听力功能的还是脸颊两边的人耳朵,但是兔子耳朵却更能表达主人的感受,比如现在,在人耳红了个透的同时,兔耳受惊一般竖了起来。阳看他这害羞的样子觉得好玩,抬手抚摸起了兔子耳朵。外侧是软软细细的兔毛,里面有敏感的薄膜。捋了几下,怀里的人全身都开始发抖,还伸手去抓阳的手:“别……别动…耳朵…”伸出去的手反被擒住,被人带下来放在嘴边,阳对着他的手心说话:“为什么不让动呢,夜。”话落在手心舔了一下。夜的声音里带了哭腔,本来遇到了发情期自己就已经手足无措了,阳又到处乱碰,身体里的热潮越发难忍:“因为…很奇怪…”


“奇怪是因为你没有经历过,告诉我,夜,这样做舒服吗?”说着又捋了两下耳朵。


夜那边支支吾吾,过了会儿才用雾蒙蒙的眼睛看着阳说:“…舒…舒服…”


阳把手往下滑,滑过夜的脸颊的时候,夜亲昵地蹭了蹭,但他的手没停,继续向下,滑过脖颈,在锁骨处稍作停留,拇指在凹陷处轻轻摩挲。接下来的旅途被睡衣遮住,阳一粒一粒解开扣子,夜望着他的动作出神,冷不丁想起什么,低头亲了亲阳的发顶。阳手上一滞,抬头看去只有夜满脸的笑容,他的心里突然有种道不明的感情在膨胀喷涌,于是他也笑:

“很快就不难受了,夜。”


—————————————————

码不动了本来想一发完结的()

算了本来就是自娱自乐的文()

会不会上垒呢()

好想吃肉啊()

大家好我是毛布我要犯罪了()

评论

热度(65)

  1. 喵呜猪软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