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呜

月歌√家教√im@s765pro√ 想被人约稿
画画使我快乐,学习使我快乐

黑兔王国的日常(1)

居待月:

[1]


黑兔国王寝室的门,是一扇,任何不怀好意的人都无法通过的门。 


春「看我干嘛」 




[2] 


春「我也就把咖啡换成液体饮料」 


春「或者在芥末里混点抹茶粉」 


春「最多往红茶里放点盐」 


饥饿儿童三人「何止不怀好意」 


葵「´▽`|||||」 




[3] 


春「男人间友情的事情,能叫不怀好意吗」 


咚 


春「你别过来」 


始「(掰手指)这也是男人的友情」 




[4] 


春「能对我好点吗」 


始「以前那个娇小可爱的你已经回不来了(叹气)」 


春「说这话的时候先从箱子上下来好不好」 


始「不好」 




[5] 


春「启禀圣上,有要事相谈」 


始「你给我正常点」 


春「哦,茶泡好了,要我端进去吗」 


始「你问问这扇门」 




[6] 


春「放我进门好不好」


 始「那是它的被动技能」 


春「始游戏玩得那么残居然也懂这个词啊哈哈哈」 


始「你比较想被门夹死还是被我打死?」 




[7] 


始「所以你的要事是什么」 


春「《关于吃掉我种的小番茄的犯人的处置》」 


黑田(……) 


春「……」 




[8]


 驱&恋「始さん~」开门 


葵&新「始さん—」开门 


黑田 (啪嗒啪嗒) 进门 


连宠物都不如的宰相大人。 




[9] 


我家的阶级地位:老婆第一,宠物第二,孩子第三,我第四。 




[10] 


葵「黑田刷毛吗」 


新「黑田要胡萝卜吗」 


始「黑田一起午睡吧」 


春「那我呢」 




[11] 


驱「那……春さん也要胡萝卜吗」 


恋「帮、帮忙刷毛也可以!」


始「毛蓬松起来了,是要下雨了吧。真是不错的晴雨表」 


春「……我家孩子真是天使」 




[12] 


春「今天还是没能突破那扇门,我只是想去喊始起床」 


驱「这是犯罪,春さん」 


新「我也想要这样的门……」 


葵「要好好起床哦新」 




[14] 


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只白兔。 


隼「始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 


咚地砸到了门上。 


然后被另一只白兔拖走了。 


海「你在干什么」 


春「你谁」 




[15] 


白兔优雅地擦了擦鼻血。 


隼「人家是又可爱又帅气全知全能随性奔放一天到晚毫无干劲午睡协会终身会长白色终夜掌管死亡的重点是哈吉咩痴汉的魔王大人☆」 


春「太长不看」 


始「你哪来的底气说这话」 




[16] 


白兔扑了过来。 


隼「始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 


又被另一只白兔拖走了。 


海「你在干什么」 


始「你谁」 




[17] 


海「咳,说明一下,我们是隔壁片场的,因为这家伙说要过来探亲就顺便把其他人也带来玩了」 


隼「始~嘿嘿嘿~始~」 


海「……而且一时半会还走不了」 


春「我的国库(绝望)」 




[18] 


隼「始~嘿嘿嘿~始~」 


阳「这下那个魔王不会老找我麻烦了吧」 


隼「阳~~来给我们讲个笑话」 


夜「阳你振作点」 




[19] 


新「阳——来给我们跳个舞」 


恋「新!那是我的蛋糕!」 


阳「你谁」 


恋「阳!那是我的蛋糕!」

评论

热度(8)

  1. 喵呜居待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