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呜

月歌√家教√im@s765pro√ 想被人约稿
画画使我快乐,学习使我快乐

终身委托 part3

流氓!!!快铐死那只冬菇!!

终身委托:

云雀直觉这个人很强,这让他有一种兴奋感。然而这里面掺杂了些其他东西,他觉得奇怪,却没心思去细想。 

眼前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是唯一一个追上来的雇佣兵,这昭示了他所拥有的实力和毅力。 

云雀进了动力仓,然后关上了舱顶的门。关闭的舱顶把唯一的如光口封锁了,整个动力仓里现在除了机械上闪耀的,红色绿色的微弱光芒之外,再也没有一丝亮度。 

云雀收敛了呼吸,放轻了脚步,缓慢的走下扶梯。在嘈杂的机械声中,他仔细的分辨着人影的位置。

“啪”一声轻微的机械敲击声响起,云雀几乎是瞬间辨别了对方的位置,他毫不犹豫的对准位置开枪。 

然而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以极快的速度向旁边滚去,连带起一连串的声响。 云雀明明可以连续开枪,他却停了手。他咬牙,刚才把弹夹换成了弗里兹,以至于子弹的威力直线上升,如果破坏了动力仓,那就完蛋了。 

他不悦的抿了抿唇,然后放弃用枪,拿出了钢拐。冷硬的金属在黑暗里反射出寒光,云雀不在隐藏自己的位置,而是直奔对方而去。 

让云雀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对方居然用的也不是枪,而是一种和自己手上的东西一样少见的冷兵器。 

手齤铐。 

云雀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加速流动起来,他相信对方也是。钢拐和手齤铐撞击在一起,在黑暗中擦出刺眼的火花,人影掌控手齤铐的技术炉火纯青,速度极快。 

就在云雀和人影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云雀的耳机里却传来了斯佩多的声音。 

“云雀,骸要下去一趟。你陪他去,动力仓里的那个交给我。”


////////

“两天之内必须回来。”斯佩多嘱咐了最后一句话,云雀和六道骸就乘着充气小艇向海岸线驶去。 

视线转回云雀在动力仓里时,斯佩多正在驾驶室通过耳机监听动力仓的情况,六道骸却走过来,斯佩多的椅子转了半圈,面对六道骸。 

“怎么了。居然到驾驶室来了。按道理来说,委托人除了甲板和船舱,其他地方可都是无权涉足的。”

六道骸扬了扬手上的光盘,“我想知道他们追我的原因了。” 

斯佩多一手撑着下巴,并不说话,只是微笑着打量六道骸手上的光盘。 

六道骸又继续说下去,“两周之前在意大利的一笔生意,对方没有足够的现金给我,所以用光盘里的情报作为交易,代替不足的现金。”

“哦,那你花了多少钱买它?”斯佩多好看的勾起唇角。 

六道骸轻笑起来,垂下眼帘,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不过二十万而已。”

“二十万。”斯佩多依然用吊儿郎当的语气重复了这样一个词,“所以你现在准备干什么?”

六道骸指指一旁的电脑,“我一会儿上岸,给它换个主人。”他把光盘小心的放进读取处,“不过我现在要给它做个备份。”


***************


视线回到现在,六道骸去找光盘的新主人去了,云雀则跟着他一起去,作为临时雇用的保镖。虽然斯佩多觉得,六道骸要是死,也肯定是因为调戏不成,或者图谋不轨而死在云雀手上的。 

斯佩多关掉了鱼雷艇的发动机,整条船就这样随波漂流。四周安静的只有海浪拍打和海鸥鸣叫的声音。 

斯佩多的手伸到了一旁的架子上,然后握住了一根细长的金属制手柄。他没有锁住驾驶室的门,门外的人转动把手就能打开。

在极其安静的环境下,他听到了那个人的脚步声,沉稳而缓慢,正在渐渐走近,最后停在了驾驶舱门口。

斯佩多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抽出了架子上的武器,一柄金属的深灰色手杖,末端尖锐锋利。 

他知道那个人就在门外,随着门把手被转动,紧接着门被打开,斯佩多毫不留情的刺出手杖。 

在这种先下手为强,无疑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斯佩多没能看清楚那个人开门时受到攻击的表情,只听到一声冷哼。 

清冷而迷人的声线让斯佩多忍不住有些走神,但是对方显然没有给他走神的机会,手铐就像是一条柔软的鞭子一样,朝着斯佩多的脚缠了过来。 

斯佩多着实没有想到手铐可以收缩长短,虽然吃惊,却不会影响他的反应和回击。他依然勾着嘴唇,笑的很享受,看似轻松的用手杖划开了紧逼的手铐,然后直取来者的脖颈。 

人影一偏头,险险避开了手杖,却依然被手杖划破了皮肤。虽然看不清晰人影的脸,斯佩多依然判断,对方必然皱了皱眉。无关其他,只因为斯佩多的直觉。 

就在斯佩多划伤人影后不久,手铐就到他脸上,也来了一下。手铐边缘锋利,甚至开有血槽。血一下子顺着血槽流出去,斯佩多立刻觉得脸颊上的伤口有些发麻。 

他一愣,随即带笑的声线里染上了危险的情绪,“哦呀哦呀,见血了。”


“哼。”对方冷哼一声,手齤铐毫不留情的砸过来,斯佩多眯眼,海蓝色的眸子里映着出从驾驶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的光。 

人影保持着一定的攻击频率,并且有着愈加变大的趋势。 

斯佩多的眉微微挑起,礼尚往来,人影用手齤铐给他制造了多少伤口,那么人影的身上必然就有多少地方正在流血。 

他没有忽略云雀去小艇上的时候后背上那道不算浅的伤疤。云雀虽然很不想离开,但是还是按照命令离开了。 

不过想从动力仓里退出去,还是要他在驾驶室里帮忙的。通过监视在恰当时间让云雀退出来,然后即刻关上舱门。 

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斯佩多和云雀的配合已经很默契了,人影依然在关上舱门的那一刻给了云雀一下。 

斯佩多在看到那个画面的时候意识到,让云雀出来的指令是正确的。两个人都很强,但是,人影显然比云雀更胜一筹。 

也就是说,如果云雀和那个人打到底的话,云雀岂不是麻烦了。 

不过现在不会麻烦。 

斯佩多可以说是在享受这个过程,他和人影似乎打的很搭调,他的心情堪称愉悦,如果不是情况所迫,他说不定会哼起小调的。 说归说,人影下手招招直冲要害,斯佩多险险避让却玩心大起。 

他一边想着应该怎么玩,一边防守,结果人影当然是看出他有些分神,冷笑一声朝着他大腿猛划下去。 大腿上的伤口顿时鲜血淋漓。 

斯佩多倒吸一口冷气,眯了眯眼,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朝着人影下面探过去。 

不可思议的是他成功了! 

人影显然没想到他会用这种堪称性骚扰的手段,略微一怔被斯佩多偷袭成功。 

最要命的是,人影不察之下被袭击这种地方,竟然从嗓子里透出一丝呻吟。 

驾驶仓本就不大,关上了发动之后就更为安静。除了双方的武器间金属摩擦的声音外,在也没有其他声响了。

此刻两个人的武器都没有撞击,所以这声呻吟便显得格外清晰。 

声线很清冷,有些微的低沉,斯佩多还隐隐的听出了些许魅惑的陈分。

OH MY GOD!


 

评论

热度(17)

  1. 喵呜终身委托 转载了此文字
    流氓!!!快铐死那只冬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