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呜

月歌√家教√im@s765pro√ 想被人约稿
画画使我快乐,学习使我快乐

填个脑洞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一块土地。
这块土地的领主早逝,留下了他人见人爱的孩子。
孩子早懂事,每天早起去领地巡视偶尔帮忙一下子民,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不放心他的少爷每天独自一人的外出,就从新招的仆人中挑了一位作为少爷的贴身随从。

“少爷,你累了吗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没关系的阳,这很有意思。”
阳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位应该被娇宠得蛮横而实际温柔可爱的小少爷亲自为管家的生日下厨。
“啊小心!”
“没事的我可……”
阳马上冲上去抱紧身娇肉贵的小少爷怕他摔着。
“我都说了,拿不到的东西叫我就行了 ,从板凳上掉下来可是很危险的啊!”
“对不起…但是”阳被少爷的眼睛一盯就红着脸愣住了,夜身子往前一伸吹了几口气到阳淤青的额角,“呼-呼-阳阳不疼!”
“我已经不是阳阳了啊!我可是个15岁的少年诶!比少爷大了六啊管家先生都不这样叫我了,呀不对,总之不要这样叫我!”
“诶……可是我是少爷哦?也不能叫吗?”
“可……”
叶月阳,败。

星期三下午的时候都是夜少爷去花田看花的时候。
每到这个时候夜少爷都会觉得阳这个人十分的……让人火大。
夜少爷喝了口新鲜的红茶,翻开了书。
“看啊少爷,新开的石竹花,它的意思是纯洁的爱、才能、大胆、女性美 ,我记得这是菲利斯小妹妹最喜欢的花。哦还有这个……”
少爷再喝了一口茶,翻开了书的下一页。
“少爷知道,送给女性最适合的花是什么吗?”
翻书的手顿了顿。
“白雏菊!因为……”
“阳。”
“啊?”
“让人火大。”
“诶!?”

叶月阳觉得一天之中侍奉少爷最有意思的地方大概就是侍奉少爷穿衣。
处于半睡半醒的少爷,比平常的乖巧多了点慵懒的娇气,就比如说现在。
“呜…好刺眼再睡一下就一…”
眯着眼努力的挪动着钻回被窝,但是睡得无比懒散的少爷连抓着被子的手都是无力的。
叹了口气,阳用巧劲把少爷抱起靠床头坐起,一边轻声唤醒着少爷,一边熟练的把少爷睡衣解开换上今日他亲自选的衣服。
蹲下为少爷系好鞋带后,抬起头就能看到比日出第一抹日光还要柔和的微笑。
“日安,阳。”


|・ω・`)哦就这样吧写什么鬼东西 短小 缘更

评论

热度(14)